07-<<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

CWT41--Z ONILNE 01 『我只是個人妖』+15 老鷹小雞系列番外-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現) 最後一次再刷 預訂單

2015/11/02


(此為第二集的設定圖,第一集封面工事)




書名:A-Z ONILNE 01 『我只是個人妖』預計五冊
作者:瑛里
封面繪者:霜鴒
性質:個人誌
規格:A5
字數:七萬字(含一萬字以上發表過或新寫的番外)
價格:250元,預訂期間特價200元
試閱請按此-
請點我

(龍馬應該不需登錄,如有文章無法看的情況,請通知我換網址)


書名:815 老鷹小雞系列番外-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現) 最後一次再刷
金額:100元
之前資訊請點此
- http://gon198900.blog138.fc2.com/blog-entry-58.html

現領請點此:點我
通販請點此:
點我
查詢訂單請點此:點我

(查詢訂單儘量會在晚上八點前更新,遲了請多擔待)


14:49 刊物資訊 | 留言:(2) | 引用:(0)

CWT40新刊 通販、現領信通知+既刊重大公告

2015/08/03
CWT40通販信與現領信已經全數寄出囉!還麻煩大家看一下OUO
本次本子幾乎沒有多印,多印的可能只剩下不到五本,還請大家如果現領換通販、通販換成現領一定要先行告知,不然沒有本就是不會再加印了囉~

另以下有既刊重大消息
http://class.ruten.com.tw/user/index00.php?s=gon1989

既刊從8/1起調降所有價錢,厚本一率200、薄本一率100,這邊打算出庫存,家中長輩已經沒有辦法正視我那些庫存了,這些庫存會清到年底,年底以後會各留5~10本其餘都得做資源回收,而且以上的本子,不會再加印

我自己也很希望他們能快點清掉,要丟掉自己的心肝寶貝們當然很痛,但是沒有辦法了……

往後要是書本都會換一個新的方法,這邊會把幾乎的本文貼文,但出書版會增加被拉燈的地方以及番外,我想這樣對大家都公平的~~

還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老王~~~
12:02 刊物資訊 | 留言:(0) | 引用:(0)

CWT40新刊 815-老鷹們的小雞系列番外 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現)布萊恩篇之二(完)

2015/07/22
布萊恩回神的時候,他是待在老家的房間裡,該死,因為他亂想,又失去重溫舊夢的機會了,不對……他剛剛在幹什麼?他怎麼想不起來……

「這……少爺,我希望你們再考慮一下。」

「……我不知道布萊恩是不是在瞎起鬨,但是我是認真的。」

布萊恩一臉疑惑,這聲音他有點熟悉,介於成熟與稚氣之間,布萊恩抬起頭的時候,看到他自己的側臉……不,那是洛德,對方一臉不爽的看著他,正在長高前的青春期,不成熟的樣子其實有點可笑。

他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青稚又細緻,是屬於少年的手。

「但……這樣不太好,你們應該找喜歡的人去體驗這件事情,其實這並不急。」他看到另一說話的人,對方在他的身高看來算是很高了,潔白的條紋襯衫和西裝褲以及質感細緻的黑色吊帶,雖然只看到背影,但對方衣物搭配的恰到好處。

「我們……我喜歡的就是你。」洛德恨恨的盯了他一眼,不善的眼神讓布萊恩不是很爽。

「少爺,你們才十六歲……以後你們看到的視野會更多,會有更好的女孩子,而我沒有經驗,我沒辦法教你們。」

「你沒有經驗……那不是很好嗎?」洛德靠近對方,「我聽膩你說我會找到更好的,我不需要更好的,我只需要你。」

「洛德少爺……但我比你們大很多,我……」

「我不在意年齡,我也不在乎身份,你只是不願意吧?」年輕的洛德少了年歲的磨練,正直青春叛逆期,說話語氣火爆許多,「不要就拒絕我,很困難嗎?」

對方的沉默,讓洛德更加生氣,他的肩撞在布萊恩身上,頭也不回的離開房間,「真是夠了。」

「哇喔……你午餐吃了炸藥嗎?」布萊恩不以為意,雖然他感覺的出來洛德也在針對他,但重點還是在前面的人身上。「真是幼稚。」

他一雙湖綠的雙眸停在對方身上,看著對方拿著抹布回頭,表情一臉有口難言,但對方看到他還是彎起嘴角,那無法不叫心動。

「我好像錯過了討論,剛剛……在吵什麼?」一臉不好意思,布萊恩撫了撫胸口,耳朵能聽到它在跳動。

「我們在討論……」對方苦笑,「討論你們想要的性經驗,而我應該不適合參與。」

其實布萊恩大概聽出來他們的談話內容了,但看側過身的人有些臉紅的苦笑,尷尬的表情真的很青澀,他的視線在男人輕瘦的腰際上排徊,吊帶與上半身間的空隙帶有一絲性感的感覺。

「為什麼不適合參與?我是說……你可以參與,我覺得很好。」布萊恩抹了抹嘴角的口水,「亞岱爾,你穿這樣真好看。」

布萊恩覺得自己為愛盲目,有了愛情,他看對方就像一幅畫一樣,亞岱爾的年紀看起來很輕,比他印象中的還年輕……說年輕好像不適合,因為他自己也沒大到哪去。

「謝謝你的稱讚。」亞岱爾對他露出笑容,手裡沒有閒下來,「你們才剛滿十六……對我來說,你們真的太小了,還不需要了解到這麼多。」

「太小?哪裡……」看著亞岱爾苦惱的側臉,布萊恩意識到自己不要說些黃色笑話比較好,「亞岱爾,我們之間差了十年,這永遠都是十年,想想看你30歲時,我們20歲,你會不會覺得我們……我很小?或是覺得自己年紀大了?親愛的,這是永遠的差距。」

「我想你說的是……」雙眼打量著布萊恩,亞岱爾表情有點訝異,「少爺,你今天說話好成熟。」

「是嗎?」布萊恩輕咳幾聲,「大概是我很冷靜吧?」

照理來說他們應該會倒過來,是他暴躁才是,現在他和洛德卻反了過來,這可新鮮了。

亞岱爾只是看了他笑了笑,一邊把要收進他衣櫃裡的衣物折起來,大有把話題結束的意思,布萊恩可不讓。

「亞岱爾……我想和你做。」他從後頭摟住亞岱爾的腰,感受到對方驚訝的掉落衣物。

「怎麼這麼突然……?」他想如果正好在喝水,亞岱爾大概一口噴出了,還好對方依舊這麼典雅。

「我真的很喜歡你,第一次跟你發生的話一定很美好……」說起來他應該算是第一次吧?布萊恩總覺得自己經驗很豐富了,他抱著亞岱爾的後背,正還在發育的時候,他大概只到亞岱爾肩膀的高度,鼻息都能嗅到他淡淡的古龍水香味。

「我覺得這樣不妥當……」他看不清楚亞岱爾的表情,但對方語氣很困擾。

「為什麼?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為什麼不妥當?」

「我想少爺們應該找個對等的純種小姐,或是你們喜歡的異性。」亞岱爾語氣還是很柔軟,就像是在苦勸他一樣,「把經驗保留到結婚的時候,也是很好的事。」

「喔……天呀……我都過了法定可性交年齡了,我在同齡算晚熟的了。」布萊恩靠在亞岱爾的背後,他可不想嚇亞岱爾,但他的朋友們有些可是六七年級就有性經驗了,要忍到結婚?不可能。「我就是喜歡你……亞岱爾,你怎麼忍心看著我去跟別人上床,但想著你?」

那種畫面其實很鮮明,抽插著、喘息著、叫喚著,想像是更加美好的催情劑,但也空虛。

那對彼此都是一種抱歉。

「你不知道我多討厭這樣……」不知道為什麼,布萊恩心裡出現一些陰影,喜歡做愛的感覺,要他戒掉性愛不可能,但是對象不是亞岱爾他就力不從心,那是一種背叛的感覺。

「我很抱歉……」

「你和我在一起,就不抱歉。」

「不過……我還有一件事需要告知……」亞岱爾的語氣很為難,但聽的出來他態度已經軟化許多,布萊恩知道只差臨門一腳。

「什麼事?」

「我是還沒有熟成的陰人,所以我的身體……有多一個器官。」

布萊恩笑了出來,他看到亞岱爾的耳尖發紅,真是可愛透了。

「我知道。」

「嗯?」

他輕聲在發紅的耳邊道:「我就是想進出那裡……」


布萊恩發現自己真的很認真,他說盡了好話把亞岱爾騙上床,熟練的讓亞岱爾招架不住。

「請慢一些……少爺,我覺得很奇怪……」亞岱爾躺在床上,有些無所適從,他沒想過會跟少爺發生關係,也沒想過自己和別人發生……更沒有想過他是被當成『女性』的角色。被脫下內褲的時候,他整個人很羞赧。

手指探入他未被伸入的女性器具,讓他震了一下。「那裡……不太好。」

「我覺得他狀況很好。」布萊恩感動啊!這麼生嫩的反應只有他看到了,這和他有印象的反應完全不同,大概是亞岱爾的年紀也小上許多,對他更是沒有防備。

「是嗎?」亞岱爾迷迷糊糊的開口,布萊恩總覺得對方這樣的態度,比起他印象中還要軟了許多,亞岱爾從不拒絕他,但這樣軟嫩的感覺前所末見。

明明覺得相處已久,卻又有些惆悵。

那些稱之為『錯過』的惆悵感,用力奔跑也無法捥回,追不上時間。

「這邊和這裡……我都喜歡。」吻親親的刷過亞岱爾的嘴唇,手指在被軟化的孕育花瓣與後頭緊致的小孔來回,布萊恩知道對方根本拒絕不了軟化的語氣,他越摸就越大膽。

亞岱爾根本就說不出話,臣服成為他血液裡的一部份,拒絕似乎是他做不到的事情,布萊恩將自己的尖挺緩緩探入屬於他的地方,十分的緊繃,他感覺到亞岱爾皺起眉頭,甚至有些吃疼。

那種感覺……其實很有滿足感,但他說好會溫柔,一進一出都十分緩慢。

「會痛嗎?」

「還……還可以……抱歉……」

看到亞岱爾一雙充滿水光的眼眸,他輕輕吻上,沒有停下自己的律動。

「不要說抱歉,是我該謝謝你。」

他真的感謝上天給他一個寶貝,即使那不光屬於他。



布萊恩後來清醒時,發現自己正坐在咖啡廳裡,坐在他面前的亞裔女性皺著眉頭看著他,他記得是亞岱爾的表妹,靜看其實滿漂亮的。

「你還好嗎?」

「我很好。」布萊恩輕咳,他看著手上的文件,上頭寫上了陰人僕役關係的終止條約,而他已經簽了一半的名字,想也沒想,他把筆跡繼續完成。

劉芷穎冷冷的看了他幾眼,直直看著他簽到最尾,眼神裡有些疑惑。「你真的願意?」

「為什麼不願意?」雖然不理解對方敵意怎麼這麼深,但布萊恩知道這個合約書對他們雙方都沒有害處,陰人正式在他們家獨立,不再成為附屬。

「那就好,合約書一式兩份,一份就留給你了。」劉芷穎站了起來,把合約書放隻公事包裡,「希望你……說話算話。」

「需要派人接你嗎?」

「不用了,我丈夫會來接我。」

「丈夫?喔……那位柳先生嗎?」

她眼神一直很古怪,看著布萊恩的臉許久才開口,「不,他姓林。」

林?布萊恩想著自己記憶有這麼差嗎?怎麼會連多次有交流的企業夥伴姓什麼都忘了?但他又不想再熱臉貼冷屁股,劉芷穎對他充滿敵意,他完全感受到了。

「我沒想到你放棄的快,大概是因為……算了,這樣也好。」突然聽到低語的聲音,布萊恩原本正低頭在看文件,抬頭看了看劉芷穎。

「你在說什麼?放棄什麼?放棄陰人家族?不,你們陰人家族一樣可以留下來工作,怎麼了嗎?」

「除了陰人家族的切割,還有最後一頁,你沒有看嗎?」劉芷穎握住她手上的合約,有點緊張,「就算你沒有看也不能反悔,以後請你們兄弟不要接近我丈夫,我已經懷孕了,他失去的生命已經補回來了。」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完全聽不懂?」

布萊恩一頭霧水,他翻到最後一頁,上頭寫的東西讓他瞪大了眼,禁止他們兄弟和亞岱爾‧林接觸,為什麼?

「拜託你們放過我先生吧……你們的孩子已經流產了,之前的合約早就不算數了,總之,你已經簽了新合約,以後再來糾纏我的丈夫,我會打電話報警。」

「流產?」布萊恩一臉好氣又好笑,怎麼可能,亞岱爾他為他們生了一對……一對……他想不起來,腦袋閃過幾個充滿血漬的畫面,鮮血從大腿根慢慢滑落,血腥味充滿他的鼻腔。

不可能……不可能。

「我先走了。」劉芷穎也是一臉害怕,她身後有保鑣,但不保障面前的二少爺會不會翻臉不認人,她低頭看了一下手機,像是鬆了一口氣。

看著劉芷穎走向外頭的舉動,布萊恩順著視線,看到外頭的玻璃窗有個人影,一邊接著電話,一邊和劉芷穎揮揮手。

他站了起來,看著他的亞岱爾摟過劉芷穎的腰,兩人面對面親吻,亞岱爾還親親她的額頭,然後發現他的視線,只是默默的和他點頭,表情僅止如對賓客般有禮。

「不……不會是這樣的。」看著亞岱爾扶著劉芷穎走遠,布萊恩都要發瘋了,他朝著門口跑了過去,「亞岱爾……亞岱爾……」

如果他們再也不屬於彼此,會是什麼樣子?布萊恩不敢去想,因為這一切都像是真實。

布萊恩打開店門的瞬間,四周溫柔發亮,他打量著門後的環境,是他的寢室……他走進自己的房間,一臉疑惑。

「亞岱爾……亞岱爾……」走出房間,布萊恩的心簡直被不安籠罩,偌大的房子彷佛只有他一個人,他著急的在屋子裡走動,打開所有的房間,但只聽得到自己的回音。

客廳裡有個高大的聖誕樹,他看了一下日期,2011年12月24日,他自嘲著難不成要自己過聖誕節了嗎?家裡什麼人都沒有,孤獨的感覺讓他心碎。

「不要放我一個人……」他腦袋有些畫面,獨自一個人過佳節、找了小姐一起過夜、一個人走在大街上呼出白霧……暖爐裡的火苗滋滋作響,他卻暖和不起來。

他受夠了這一切,最害怕被丟下的,分明就是他。胸口空盪盪的感覺讓他失落,他不想成為一個人。

「少爺?」門口發出了開鎖的聲響,布萊恩眼睛帶著水光抬起頭,對上亞岱爾探進頭的笑容,那些憂鬱才完全被化開。

「亞岱爾!」布萊恩從沙發上彈起,衝到了門口,一把抱住了他尋找很久的人。「你去哪裡了……我好擔心。」

「嘶……」發出吃痛的聲音,在他懷中的亞岱爾很瘦弱,「我去醫院看奧瑪和英格蘭姆,還有買了一些食材。」

「醫院?為什麼?他們怎麼了?」布萊恩緊張的要死,他腦袋都是亞岱爾流產的畫面,不……

「他們剛出生,我需要過去看一下才會安心。」亞岱爾聽起來有點難受,「少爺……不好意思,我剖腹的傷口有點……」

「喔喔喔喔!」緊張的讓亞岱爾離他有些距離,布萊恩上下打量著對方,「剛出生?喔……對的……我剛剛做了一個夢,夢到你流產了,而且還跟別人結婚……我沒辦法接受。」

布萊恩就像心碎了一樣,英挺的臉充滿悲傷,「還好那只是夢。」

拍了拍布萊恩的肩膀,亞岱爾表情也有些複雜,「他們很健康,沒事的。」

「不要離開我,亞岱爾,我愛你……」

「我在這裡。」忍著疼痛,亞岱爾對布萊恩笑了笑,「我買了一些明天聖誕餐點的材料,少爺想要吃什麼?我儘量幫您準備。」

「我只要你在就好,吃什麼都可以……」

「好的,我先去醃肉。」亞岱爾提著袋子的樣子讓布萊恩覺得自己真的很粗心,他拍打自己的頭,一邊幫對方把袋子拿起來。

「我幫你,你不要提重的東西,我來就好。」

「謝謝你,少爺。」笑了出來,亞岱爾雖然不好意思,但沒有拒絕他的貼心舉動。「請問……少爺真的不打算回去過節嗎?難得可以跟夫人一起度過家庭旅行,我想少爺可以把握時機。」

「你說什麼?」拎著袋子,布萊恩聽到這四個字有點愣住了,傻傻的看著亞岱爾,「家族旅行?」

「是的,難得可以和夫人一起出遊,希望少爺不要錯過了……」亞岱爾小心的選擇他的用語,「我可以好好照顧自己和孩子們,請少爺不用擔心。」

布萊恩聽到了出遊,再看看日期,他腦袋就像爆炸了一樣,「今天十二月二十四日?」

「是的?」

他幾乎是立刻放下手裡的東西,著著急急的回房間找手機,如果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日,那代表……他們都還活著。

「快點接電話……快點接電話……」布萊恩著著急急的在房間裡剁步,「該死……洛德!」

沒有讓他絕望的是,像是聽到他的希冀一樣,電話的另一端接通了。

『怎麼了?』另一端多了一些冷漠。

「洛德!我他媽不希望我們再冷戰了,你聽我說,明天的旅行快點取消。」他緊張的開口。

『你在說什麼?不要任性了,媽已經期待很久,你不願意來為什麼要剝奪他的權利?』

「我沒有……說了你也不會相信我,聽著,我知道明天會發生意外,所以拜託、拜託……不要去澳洲。」布萊恩坐在床上,心急如焚,但一切都來的及。

『我不想跟你談……』

『你們幹嘛吵架了呢?我來聽。』老雷利接過了電話,『嘿!小布魯,你要跟我們一起家庭旅行嗎?想通啦?』

「不!」他失控,「爸,我求你們不要上飛機……明天會發生……」

很多名詞他說不出口,就像是有人抓住他的咽喉,「以後再出去好嗎?拜託你們不要登機,求你……我愛你們,我不想失去你們,我真的很愛你們……」

很多話他說不出口,對親人的愛,對親人的關懷,正因為理所當然……他以前說不出口,他喜歡老雷利對他們無時無刻的關懷,喜歡母親笑的像少女一樣,看著他們就像見到初戀情人,其實他多希望不要失去他們。

布萊恩的淚水都在眼框裡,只等著滑落。

『嘿!小布魯……你在說什麼呢?』

轉眼間,他似乎看到對方坐在旁邊,對他笑了一下,「你不是正和我們一起搭機?」


「呼!」布萊恩睜開了雙眼,喘氣不止,耳邊似乎還能聽到飛機墮落的聲音,機體在空中爆炸,他只能見到火焰,他坐了起來,發現自己還赤祼著身體坐在床上,心臟狂跳。

他過了好一陣子才拍打自己的臉,他很不喜歡夢中夢,會讓他睡不好……

「你還好吧?」似乎聽到他的聲音,洛德手上正泡了一杯咖啡從門口探頭,「需要嗎?」

「你……可以打我一巴掌嗎?」

「你在說什麼呀?」但洛德沒有拒絕他的要求,一掌打的極響。

「哇喔……我一定和你有仇……」這巴掌打的他臉都腫了,布萊恩不客氣的接過那杯咖啡,「終於醒了……我可不希望這還是夢。」

「做了惡夢?你可是我們今天睡得最好的。」因為還沒搬回去本家裡,洛德一臉疲倦,「該請保姆了,日子不能再這樣過。」

「喔……也是。」

「你是夢到什麼?」洛德是過來人,他平常是不會跟別人提起這個話題,但畢竟是他的兄弟,很多話題他願意開口。

「喔……」雖然前面的夢境迷迷糊糊,但布萊恩有印象是跟亞岱爾的……那個就不提了,「我好像夢到亞岱爾流產了,還跟他那個表妹結婚。」

「那真是糟糕的夢境。」洛德皺了皺眉頭。

「可不是?我還夢見我回到那個聖誕夜,打電話叫你們不要登機。」布萊恩很落寞,「然後變成我也登機了,在空中……『碰』!」

看著布萊恩的側臉,洛德心裡也有個底,其實這麼多年來,布萊恩是承受最多的人,再開朗的人都可能會有憂鬱症,他都擔心對方得病了而不自知,往牛角鑽去。

「飛機已經起飛,到該到的地方。」洛德說,他們無力去改變,布萊恩難過他沒有打電話阻止這一切,他又何嘗不是只有自己下了飛機?有罪的話也只能是他。

「我知道,後悔沒有藥。」

布萊恩躺在床上,嘆了一口氣,「幸好你們都還在,孩子們也在。」

房間裡傳出孩子的哭聲,他聽得見亞岱爾在抱著孩子在安撫,生命不就是這樣一代又一代。

洛德笑了一下,「對,我們都在。」

那是一個惡夢被驅散的早晨。

>>繼續閲讀・・・
17:16 刊物資訊 | 留言:(0) | 引用:(0)

CWT40新刊 815-老鷹們的小雞系列番外 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現) 預訂到7/25

2015/07/02
 CWT40 8/8、8/9 in 一樓O73 甜心樂園






書名:815 老鷹小雞系列番外-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現)

作者:瑛里

封面繪者:(kUma)

性質:個人誌

規格:A5

字數:2萬字上下(洛德篇一萬字、布萊恩篇一萬字)

價格:NT.100


試閱請按此- http://gon198900.blog138.fc2.com/blog-entry-57.html


封面圖為小雞2示意圖,封面正在趕製中~~~^0^

8-15系列的本子,是老王做給自己的生日本,所以只會有一刷,並且只會印預定的量,如果不想錯過的話歡迎下訂了OUO


預訂請按此 通販預訂

   現領預訂

      確認名單 每日晚上八點前更新

>>繼續閲讀・・・
15:04 刊物資訊 | 留言:(12) | 引用:(0)

CWT40新刊 815-老鷹們的小雞系列番外 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現)布萊恩篇之一

2015/07/02
布萊恩篇-1

布萊恩覺得自己算是個好父親,但是偶爾他不希望自己是,他二十歲就當了父親,現在家裡有四個孩子,但他的年齡算起來不大。自從繼承公司以後,布萊恩在外談吐成熟,回到家他只想鬆懈下來。

「我覺得我們應該找時間出去玩了。」一個月只有週末會回到家裡,布萊恩從後親吻亞岱爾的祼背,肉體的交織讓他安心,才有亞岱爾是屬於他的感覺。四個小孩跟兩個大人,布萊恩總覺得自己只分到六分之一,他不滿,但也沒辦法。

「出去玩?呼……」畢竟年長布萊恩許多,亞岱爾覺得自己的體力並不如人,剛做完老是需要休息一段時間才有辦法好好說話。「艾麗卡和奈特還太小了……」

「我是說就只有我們兩個……三個。」布萊恩把亞岱爾轉了過來,剛剛他無意識把洛德排外了,雖然他們共妻,他還是多少有點自私。

像是做愛的時候他還是希望一對一,除非是擠在同一天休假,第二天又得去工作的情況,一起享用亞岱爾倒是無妨。做愛做到最後好像例行公事,加油、沒油、加油、沒油……喔!布萊恩覺得真虧自己能忍耐。

「三個?孩子們呢?」亞岱爾雖然意識有點迷糊,但聽到關鍵字他睜開了雙眼。

「孩子們?孩子們交給保姆顧吧?」總是有辦法的,布萊恩不以為意,「我覺得我們該請個保姆了,我關心你的手,現在還會痛嗎?」

「不太會了,痛也是小事而己,不打緊的。」

布萊恩抓著亞岱爾的手臂,因為長期要輪流抱四個孩子,亞岱爾的手有段時間沒辦法抬高,他跟洛德都很擔心,但他們平時都不在,完全沒人可以注意亞岱爾是不是太勉強自已了。

「你不想以後都這麼痛吧?我覺得你該放鬆一下了,我們家又不是請不起保姆。」布萊恩覺得這件事他們該好好的談了。

「他們需要我……」

亞岱爾還沒說完,門口就傳出了敲門的聲響。

「你們還在忙嗎……」門外的洛德聲音很無奈,他的聲音幾乎被艾麗卡的哭聲蓋過,「抱歉,能不能有人來幫我?」

洛德不常求救,但他懷裡的艾麗卡哭的太聲嘶力竭,他實在是逼不得已。他很對不起布萊恩,但他無計可施。

「立刻就來了。」聽到讓人擔心的哭聲,亞岱爾只能拍了拍身邊的布萊恩,幸好這時的布萊恩沒有鬧脾氣,他只是用眼神示意對方快點去。

布萊恩躺在床上沉思,他看著亞岱爾撿起地上的衣物,沒有多彆扭的穿上,讓他想起亞岱爾還沒有懷孕前的時光,現在真的是老夫老妻了啊……亞岱爾對他們的反應自然多了,沒有多餘的羞澀。


艾麗卡的哭聲漸漸的離他遠去,有可能是他想睡了吧?布萊恩緩緩的閉上雙眼,意識越來越迷糊。

如果他們沒有小孩的話,如果……


可是沒有如果。

鳥聲啾啾,布萊恩沒想到他居然這麼一睡去就了整夜,他醒來的時候身邊還有情慾的味道,就像剛做完一樣。他記得亞岱爾昨晚離開房間,有回來他的房間睡嗎?

不想張開雙眼,他只是往旁邊撫了撫,光滑的祼背讓他觸碰到了,布萊恩滿足的笑了一下,原來亞岱爾有回來,他將對方抱進懷裡,肩膀靠在頸窩上。

「該起床了……」

「再睡一會,我還不想把你交給洛德……」布萊恩發出撒嬌的聲音,第二天輪到洛德了,但早上他耍點賴不為過吧?他手掌在對方的腰上、腹上,還有胸前輕揉,大有一早想要再大幹一場氣勢。

「布魯寶貝,你在說什麼?」

布魯寶貝?布萊恩聽到這個名稱時愣了一會,亞岱爾不會這麼叫他的,今天是下了什麼紅雨。

他張開眼時看到有點熟悉的巧克力肌色,還有柔軟的棕紅長捲髮,手掌撫摸到的並不是平坦的胸口,而是一手無法掌握的豐滿乳房,布萊恩嚇到立刻縮回手,坐起身子。

「你真掃興,我以為你會像平常一樣再來一次呢!」對方不滿的嘀咕,走下床穿起丁字褲和內衣,漂亮的胴體印入布萊恩的雙眼。

「艾瑞兒?」他很訝異,不解對方為什麼會突然出現。

「怎麼了,寶貝,要來個早安吻嗎?」坐到了床邊,艾瑞兒美好的曲線因為內衣更漂亮,她低頭親吻了布萊恩的嘴唇。

「你怎麼會在這裡?」

「喔!你這個問題有點失禮,我可不記得你昨天有喝醉。」她撥了撥頭髮,「昨晚是你邀請我過來的,你忘記了?」

「我?怎麼會……」布萊恩坐起身子,看了一下四周,才突然臉色大變,這裡的確很熟悉,但是不是他們的新房,而是更久以前的別墅裡。

「寶貝,你別連自己高潮幾次都忘了。」捏了捏布萊恩的鼻頭,艾瑞兒一向寬宏大量,不會跟他多記較。

「亞岱爾呢?」

「亞岱爾?你是說你們的男管家?我不知道呢!應該在做早餐?」

他還沒有繼續說下去,門口又傳出了敲門的聲音,他似乎要認為又來洛德抱著艾麗卡來了,但家裡沒有小孩的哭聲。

「抱歉,打擾了。」一如往常一樣說話輕柔,布萊恩聽到這個聲音安心不少,他看到黑髮的人探頭進來,笑臉十分溫和。布萊恩看到對方的臉鬆懈了下來,但低頭看到自己什麼也沒穿……

這是夢,這一定是夢。布萊恩十分尷尬,但對方進來後只是淡淡的微笑,蹲下身子幫他整理他掉下的衣物。

「請問少爺和小姐,今天早餐要用什麼?」亞岱爾的語氣十分平常,一邊開始折起來他的內褲,他光是想到亞岱爾拿著他的內褲上有精液,就想起一些腥膻的畫面。

「水果茶好嗎?你為你的少爺做什麼,就為我做什麼,我不挑嘴。」艾瑞兒滿臉笑意。

「沒有問題,遵悉聽便。」亞岱爾點了點頭,一邊看向了他,雖然沒有四目相交。「少爺需要待會再說嗎?或是需要我將早餐推進來?」

「我我我……」一整個像被抓姦在床,布萊恩不知道怎麼開口,「你做什麼我吃什麼……」

「好的,那為您送上醺雞沙拉三明治,飲料用柳橙汁好嗎?」亞岱爾說話時是蹲在他面前的,他甚至感覺到有個小小的酒窩在他的左臉頰上,真的很可愛……

「你說什麼都好。」布萊恩聲音都軟了下來。

「好的?」亞岱爾表情明顯愣了一下,雖然笑容沒有變,「請問要在這裡用餐,或是在餐廳用餐?」

「啊……餐廳就好。」

「好的,打擾少爺和小姐了。」

布萊恩想要拉住亞岱爾的手,想要告訴他不是這樣的,但理智告訴他,他現在剛上大學二年級,是的,他還是個大二生。

「真意外,你對你的管家好溫和,學會待人接物了?」艾瑞兒輕笑。

「不是……這個……」布萊恩搖了搖頭,他覺得意識有點迷糊,「我也不知道怎麼了。」


布萊恩整裝好時,洛德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盯了他兩三眼,「你今天起的真晚。」

「呵呵……有嗎?」布萊恩看了一下行事曆,他的第一堂課早就開始上了,只能乾笑,他看到洛德整理的行李放在腳邊,「你要出遠門?」

「見習呀!你忘了?」洛德一臉無奈,「不然你跟我換。」

「才不了,當學生挺好的……」他其實覺得這樣的場景滿似曾相識的,「幾天?」

「一星期,別忘了下下個星期還有一場。」

「啊……好像是這麼一回事,你路上小心。」布萊恩心不在焉,目光都在遠處的亞岱爾身上,他覺得對方好瘦,好纖細,氣色看起來也不好,沒有好好的休息嗎?

洛德沒說什麼,一臉古怪的看了他好幾眼。

布萊恩承認他自己有點小心眼,從日期看起來,洛德要離開家裡好幾天,這時的洛德對亞岱爾偏見還有點大,就算是在夢裡也好,他想要好好跟亞岱爾單獨相處。

這天他翹了課,懶洋洋的靠在客廳,注意亞岱爾的一舉一動,亞岱爾在擦地板、擦窗戶、擦拭四周的環境,他就一直盯著看。

「你太累的話就先休息一下吧 ?」

「我?」亞岱爾顯然嚇了一大跳,一邊拿著抹布回頭,「少爺,您是在跟我說話嗎?」

「家裡只有我們兩個呀!」對亞岱爾揮了揮手,布萊恩軟聲軟氣的說,「過來,讓我抱一下。」

亞岱爾的表情已經不能用震驚來形容,布萊恩覺得滿好笑的,明明是夢還有這麼多真實感,好像他真的回到從前的日子一樣。如果真的重新重來,他一定會給亞岱爾更多、更美好的愛,還有第一次……

「少爺,這樣不合乎禮節。」

「你不是我的妻子嗎?沒關係。」布萊恩嚥了嚥口水,「我們還沒發生過關係吧?」

他看著亞岱爾一張小臉紅潤一些,表情有些尷尬。「是的。」

「……晚上有空嗎?還是你等下有空嗎?」布萊恩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跳了出來。「我想跟你好好的獨處。」

「少爺的意思是……」亞岱爾不敢督定,他只能用試探的語氣。

布萊恩覺得這樣的感覺很新鮮,伸手牽過亞岱爾佈滿粗繭的手掌,輕聲在他的耳邊說出他的期望,其實他多想親吻他的耳邊,但他表現的像個紳士。

他看的出來亞岱爾表情有點尷尬,大概是嚇壞了,這樣的反應讓他有點不忍心,但是該做的他還是要做,「我在房間等你。」

「好的,請少爺等一下。」最終亞岱爾輕聲這麼說。

亞岱爾穿著浴衣,拿著那一大盒的物品到他房間時,布萊恩雀躍不已,熾熱的雙眼在對方白色浴衣的領口和半溼潤的頭髮上打轉,「過來。」

「少爺……你的心情很好的樣子。」不急不徐的說,亞岱爾動作有些尷尬,他甚至不敢靠得床舖太近。

「跟你在一起,當然很好。」不等了,他直接拉過對方的手,把亞岱爾拉近他懷裡,白色箱子被他甩到了一旁,喔!他沒錯過裡頭的潤滑劑,一臉期待的看著對方,一邊把潤滑劑倒在手上。

「少爺……我自己來就可以了。」

「你躺好,我要好好疼你。」布萊恩想過很多次,如果時間重來的話,他要怎麼珍惜這得來不易的第一次,男性陰人在第一次性交時開始成熟,一想到最開始的錀匙就是他,他就忍不住想舔舔自己的唇瓣,下半身也勃起。

如果、如果、如果……如果他一開始就是這樣對待亞岱爾,他能不能完全得到亞岱爾的芳心?雖然很對不起洛德,但這是他的夢,他現在不想考慮洛德的任何想法。

指間在亞岱爾還沒癒合的陰部進出,這對布萊恩而言很新鮮,大概是他們從不想相識到熱戀之間根本沒花多久時間,他根本沒有細細品嘗那個位置,亞岱爾就懷孕了……這對布萊恩而言真是再好不過的夢,他可以重新開始品嚐。

亞岱爾因為不適而隱忍的表情很可愛,他忍不住靠向前去親吻對方的耳廓、頰邊,一直滑到嘴唇。舌尖交纏,他能感覺到亞岱爾青澀不已的吻技,探入第二個手指時他還能感覺到對方幾乎抽了一口氣。

「別怕,這次我會做的很好。」那根本像是剛發育少女的陰部,他記得露薏絲曾經這麼形容亞岱爾,他根本像是在誘騙未成年少女,但布萊恩停不下來,他眼看亞岱爾身體裡越來越柔軟,明明知道還需要再細心擴張一段時間,卻忍不住用自己的堅端來回摩蹭。

他記得第一次跟亞岱爾做的時候,亞岱爾也是很沉默的,反正他們就是公事公辦,這次絕對不能這樣了。

「嗯……」亞岱爾意識有些模糊,對於性事他只有從書本上、課程上知道理論,實際上要上場他根本不行,但布萊恩覺得這個反應好極了,彷彿他就是亞岱爾的唯一。

雖然布萊恩想過一個問題,如果沒有洛德跟他搶亞岱爾,他會不會這麼深愛亞岱爾?各種如果出現他在的腦海裡,如果他們之間真的只有一對一,如果亞岱爾只有跟他交往,如果洛德喜歡上了別人?少了一個總是提心吊膽他會被丟下的緊張感,他會怎麼樣?

害怕夢境在他亂想的時候變了調,布萊恩搖了搖頭,注視著被他壓在底下的亞岱爾,把對方的雙腿扳開時,亞岱爾露出有點緊張的神情。

「別怕,一開始可能有點痛,忍忍……」他知道亞岱爾很能忍痛,當初他們第一次,亞岱爾幾乎不吭一聲,但不代表他不覺得痛。

布萊恩其實沒辦法體會那種疼痛的感覺,他開始發生性事以來只覺得舒服,因為只要抽插、射精,但他沒辦法忘記亞岱爾拿著床單,那抹斑斑紅漬印上的畫面。

他懊悔,失去最開始就能好好品嚐的美好,但現在也不遲。

亞岱爾不抵抗但一臉迷糊的表情讓布萊恩覺得有點好笑,他將自己的炙熱推進那青澀的軟穴時,不意外看到亞岱爾皺起的眉頭,抓著床單的舉動讓布萊恩覺得自己很殘忍。

他想起他的第一次,說起來那不算他的初戀,但那在那個年紀身邊的同學中,有發生性關係是種再正常不過的人生徽章,那時他對班上的薇薇安很有好感,黑髮、冰霜色的藍眼,在七年級時就滿皎好的身材,還有一些甜甜的笑容,後來他抓緊機會做了,超前洛德發生性經驗的感覺真的很爽,好像他早些變成大人的感覺……

但,是這樣嗎?


------------------------------------

預定日期到7/25,25號前會把布萊恩篇貼完,書本賣完後一個月會貼出洛德篇



12:25 刊物資訊 | 留言:(2) | 引用:(0)
 | 主頁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