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07-

小雞的老鷹們(試閱)

2012/06/20


小雞的老鷹們

他吻著他的後頸、肩窩、滑下了後背,東方人的膚質緊實而有彈性,他反覆的親吻,留下一個個櫻粉色的痕跡。

從後抱住對方他看不見表情,但對方很乖順,他期望對方安靜,卻又希望對方開口說話,說一些他對他的感覺,是否跟他一樣?

什麼樣的感覺?他也不懂自己要表達什麼,他的想法一直以來都十分複雜,連自己都想不透。

或是從來不願意去重視。

他伸手擁抱對方的腰際,正好是最舒服的姿勢。但這樣對感覺並不夠,為何懷中的人總是背對著他,連回頭也不回頭。

「回過頭來看我。」

但對方似乎什麼也沒說。

「我說,你回過頭來看我。」


「看看我,好嗎?」


如果你會選擇,你回頭第一個看的人,究竟是誰?

--------------

迷迷糊糊的張開雙眼,布萊恩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他看了一下身邊躺著的純種小姐,連對方是什麼名字都想不起來。

這幾天他過的夠靡爛了,看對眼他就進一步交流,居然就這樣過了半個月。

對,半個月,某個人就這樣消失了大半個月。

想到這裡他就皺起了眉頭,滿腹子都是複雜的情緒。頭一個星期過了以後,他才開始覺得詭異,該回來的人沒有回來,至於消息……讓他不想再回想。

就像前些日子對方生病了,休養了十幾天,那段期間他心情差的要死,現在又好像重活了一遍。

布萊恩原本心情沒有不好的,但是一想到這件事他又開始動怒,最近每一天都要重覆一次這樣的心境。

他覺得好煩,但情況跟上一次不同。

一想到這裡,他就覺得很無奈。

「早呀!布萊恩。」幽幽轉醒的純種小姐對他笑了笑,眼角下的痣也許就是他選擇對方的原因。

「早安,賓妮。」

「不是賓妮,是亞妮絲。」原本心情很好的小姐扁了扁嘴,他們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但盧斯堤卡勒斯的男孩們在某些時間點就能知道他們並不窩心。

「抱歉。」布萊恩說的有點惚神。

「別抱歉了,我也不是第一個這樣被你對待的人。」純種小姐們的情報網可是男人無法想像的。亞妮絲揉了揉自己銀白色的髮絲,語氣不差。「我們不需要愛,純種的男性們也別把我們當充氣娃娃,不要看著我們想別人。」

布萊恩看了一下亞妮絲的臉,皺了皺眉頭。

「你在想誰,你就去找誰,親愛的男孩。」

「不。」布萊恩搖了搖頭。

「我沒有想誰。」

布萊恩很少睡在外頭,他可以回到自己的別墅都是儘量找人,但這幾天前往別人的別墅或是高級旅館的情況太頻繁。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但這個月他的氣氛變得很糟糕,但最開始的氣氛讓他更無法諒解自己。

布萊恩渾渾噩噩的回到了別墅,進門的時候洛德已在客廳等待出門,臉色跟他一樣難看。

但他們什麼都不說,布萊恩不開口,這樣的事情洛德也不會主動提起。

「你今天滿堂嗎?」看了一下報紙,洛德的語氣很平淡。

「對……我們哪天不滿堂?」

洛德沒有繼續這個話題,最近他跟布萊恩能說的話太少,他們的內心都有個東西壓著。說亞岱爾是挑起他們對立的人也不正確,如今亞岱爾就像人間蒸發一樣怎麼樣都沒有消息,反而讓他們更沒有話題。

問題到底是出在哪裡?


時間點回到在接到那通電話之後的第一天。

布萊恩剛起床就覺得不習慣,他的性慾算是比一般人多上一些的,他也很懂得怎麼處理,雖然不是每一天都要做,但最近的確過的很靡爛。

最近他們的對象都是同一個人,這也是很少見的事,但布萊恩沒有想太多,他滿腦子都在想著,亞岱爾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回來?他從來不缺幫他暖床的伴侶,但現在他腦袋中只有亞岱爾。

布萊恩不覺得這樣子的自己很反常,在樂趣消失之前他都會充份的享受佔有的時間,反正這種狀態也不會持續很久,也許過幾天他又會覺得很無趣。

其實布萊恩很享受自己這樣的個性,什麼都說不準才有趣。

「唉!我真是不習慣他不在的日子。」布萊恩在看到自己的兄弟時忍不住感嘆,當他從房間出來沒有熟悉的腳步聲時他突然有點落寞,他習慣那種無微不至的體貼,如果是從他床上四目相對那又是更棒的選擇。

「才一天,會不會太快?」洛德冷淡的說了一聲,但他也不習慣自己的視線範圍看不到熟悉的人,也吃不到熟悉的味道。

只是洛德不會說自己這方面的心情,他的渴望沒有這麼明顯。

「不快,他昨天早上還站在我的身邊呢!喔……還有你的身邊。」事實上是他們的中間。

「話說回來,你從昨天就開始一不斷重覆同一個人的話題,不覺得口渴嗎?」

「有嗎?沒有吧?」布萊恩終於發覺自己開口閉口都是亞岱爾的話題,讓他忍不住閉上了嘴巴。

但過了一會,他又開口了。

「喔……早餐沒有熟悉的味道。」

「我知道。」

「放了醃黃瓜?我討厭這種東西。」

布萊恩將餐盤裡的食物挑了一些出來,從今天開始到亞岱爾回來都是外燴,也難怪外燴人員不懂他們的喜好了。

「這怪了……平時的沙拉不是都有放嗎?」洛德看了布萊恩好幾眼。

「……你管我。」

布萊恩惡狠狠的把所有醃黃瓜挑了出來,有點不健康的黃蠟顏色讓他想起了那個人。

唉他真的有點想念。

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這麼想念。


他們等了一天,等了兩天,等了三天,布萊恩開始不耐煩,也去的太久了吧?他忍不住嘴裡一直喃喃。

他一直看著手裡的手機,亞岱爾有他們的電話號碼,他也從洛德那裡記了亞岱爾的號碼,難不成亞岱爾只會打給洛德?一想到這樣的可能性布萊恩臉色鐵青。

「嘿!兄弟,你有接到任何人的電話嗎?我是說……」布萊恩終於忍不住找了他的兄弟,問的話很迂迴。

洛德看了自己的兄弟好幾眼,嘴裡吐了一個字。「有。」

「什麼?」布萊恩比想像中還要激動,怪聲的大叫。「這不公平……我是說,為什麼?」

「為什麼?阿爾米汗的電話、瑪麗亞的電話、組員的電話……你想從中得到什麼資訊嗎?」

洛德的表情並不疑惑,反而是別有意味,一雙漂亮的湖綠色眼眸望著另一雙幾乎一樣的盧斯堤卡勒斯造物。

「喔!你……算了。」布萊恩抿了抿脣,他知道他的兄弟是甩著他玩,同時很不悅他剛剛突然說出的:『這不公平。』

他們之間的平衡點是建立在互相忍讓,少了一邊的退讓天秤可就偏了一邊。布萊恩也不是全然的任性,他也不希望為了一個外人影響到他們兄弟倆的關係,他們才是一輩子的。

「抱歉……我是說……」布萊恩嘗試讓氣氛好一些,「他應該主動打電話,但也許他早已打過了……你知道……」

這樣的心情很複雜,其實也許布萊恩對這樣的事情有創傷,雖然他比起洛德,跟亞岱爾睡在同一張床的時間比起來多上許多,但有時候他會想,為什麼當時亞岱爾打電話時不是先打給他?

這樣的心情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只是這樣的心情真是醜惡外加女孩子氣,他自己也受不了。

「為何他必須要打電話給我們?」洛德問了這麼一句。

「為什麼?嗯?因為總不是要我們打電話過去吧?」布萊恩捏緊了手裡的智慧型手機,「這可不合乎禮節。」

他學著亞岱爾的語氣,這句話聽到他都會背了。

洛德笑了出來,剛剛那一句學著滿像的,但他隨即把笑容收了回來。「他本來就不常打電話,你可以不用在乎先後順序,而且依出生的先後順序,他依照禮節本就會打給我。」

也就是如果布萊恩先出生,那接到電話的會先是他,這很正常。

「我知道……可是……」

布萊恩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他的情緒,但聽到洛德說完他的確放鬆了一些,彷彿聽到洛德語調中的不在乎。

「你的期末考試正在等你,我想你應該先煩惱這件事。」他記得數學系的期末考日期比他的學系早一些,所以他們才會在這裡溫書的不是嗎?

「喔!這我倒是不煩惱……呃!」亞岱爾的存在居然開始比考試成績還要讓他煩惱?布萊恩可不想承認。

「不,還是考試成績比較重要吧!」

不過只是個亞岱爾嘛……


四天過去,五天過去,六天過去……布萊恩終於開始變得很不耐煩。

不只他,洛德也稍微有一些,只是比起他的脾氣外露嚴重程度,洛德不過是偶爾會心情不穩定。

布萊恩三不五時看著他的手機,甚至開始逼問梅麗娜有沒有收到亞岱爾的電話,但看到梅麗娜一頭霧水的表情時他又覺得自己蠢斃了。

情況跟上次亞岱爾病假時很類似,但又不太一樣。,上次他知道亞岱爾去了哪裡(旅館),呃……這次他也知道對方去了哪裡(盧斯堤卡勒斯本邸);上次他知道亞岱爾是為了什麼事離開(病假靜養),喔……這次他也知道對方是為了什麼事離開(身體檢查)。

Oh!Shit!那不是上次的情況一樣重演了嗎?

布萊恩從第六天跨入第七天後開始變得很不安,手機拿上拿下開開又關關,心裡默唸著他為何不打電話他為何不打電話他為何不打電話……

他為何不自己打電話過去?

布萊恩在有這個想法的時候突然豁然開朗,同時又變得彆扭又矛盾,自嫌極了。

明明是期末考前的最後一天,他坐在課堂上卻什麼也聽不進去,運算式在他腦內來回轉動,名為亞岱爾的運算式。

他很難說那是什麼樣的感覺,但他再多想一會或許能了解,但那跨越了他不想去抵觸的界線。

然後他突然想到盧斯堤卡勒斯本家派去旅館的女性僕役,跟亞岱爾有婚約的女性僕役……

「喔……真他媽狗屎。」他把手機丟到地上摔了四分五裂,怒氣突然暴發開來,旁邊的同課同學們嚇都嚇傻了,連同下頭的教授也是。

「盧斯堤卡勒斯……你有什麼問題嗎?」教授摸了摸自己的小山羊鬍,但一見到小盧斯堤卡勒斯沒有說話,突然滿臉都是怒氣的瞪了他一眼,他就沉默的繼續教課了。

唉!貴族學校的學生真不好教。


布萊恩覺得很絕望,在他情緒上上下下的時候,亞岱爾說不定正在跟他那低俗的女性陰人未婚妻談情說愛,說不定正在規劃他們未來的生活,而他們一定不在規劃內。

說不定還sex了,用著自已毫無技巧可言的身體在女人身上擺動……喔!在他這麼想的時候某些畫面鮮活的在腦內跳動,讓他更火大。

一小時後他拿到了一隻新的智慧手機,電話號碼還在sim卡裡沒有遺失,他還是一直看著那串號碼,還有人名。

坐在旁邊的洛德沒有說話,他一直都很沉默,很多事他不用親手做,但他也不需要催促他的另一半。

布萊恩也不需要洛德的催促,他是一當催促就會反著做的類型,所以只等時機成熟……

「可惡!」布萊恩終於忍不住了,他按下了人名,準備對電話那端的人臭罵一頓,為何要害他這麼上下浮動?

等到電話接通他一定要把對方罵一頓,然後叫對方飛快的趕回來,然後……

他突然愣了一下,過一會把手機放了下來。

「……怎麼了?」洛德不解。

布萊恩安靜了下來,滿臉都是不解跟疑惑。


「亞岱爾的電話暫停使用了。」

>>繼續閲讀・・・
22:34 刊物資訊 | 留言:(0) | 引用:(0)
 | 主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