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03-

捍衛聯盟-[my Second time/我的,第二次]-小說本 試閱

2013/02/14


試閱部份會五天新增一部份 



你的雙眼如同海水的一樣蔚藍,你的髮絲如雪花一般純白。 

都是我的顏色。



深夜裡,灰白茫茫的大地,細白的雪花隨著強勁的風吹紛落,一群灰色褐色皮毛的大型雪怪一隻隻站立在雪地上,似乎在尋找什麼。憤怒的雪怪手持冰棍,在雪地裡東張西望,吼聲迴盪大地。 

視線裡只看到一片被黑暗染色的雪白,雪怪們抓了抓頭,又互相看了幾眼,發出溝通的低呼聲。領隊的灰色雪怪吼了一聲,轉過自己龐大的身子。粗暴的將毛茸茸的手掌放在一旁一只特別高大的石柱上。 

石柱上出現龜裂開來的銀藍色光芒,兩根石柱中間出現一道巨大的石門。雪怪推開厚重的石門,前頭連結著與黑夜不同的白天,溫暖又壯闊建築出現在門後的遠方。 

雪怪們準備魚貫入內,突然一陣寒風刺骨,連雪怪都發出顫抖。 

一抹銀色的小身影從雪地上竄出,跳過幾個雪怪的肩、背上,惹得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雪怪們撞在一塊哀嚎。 



清脆爽朗的笑聲在雪地上回盪,因為風吹,笑聲聽起來隱隱約約。一個體態纖細的少年笑得耀眼,一雙漂亮的海水藍眼眸輕眨,白皙透粉的臉蛋上有著像陽光一樣健氣的笑容,讓清秀別緻的五官看起來更引人注目。 

嬌小的少年手上拿著一隻比他還高長的木杖,對著被他踩踏過又撞成一團的的雪怪露齒一笑,揉了揉發紅的鼻頭。 

他得意的向後一轉,打算踏入剛剛被隱藏起來的高大門扉裡,但才一回頭,就撞到一隻不知何時已出現在他身後,毛茸茸的巨大熱體。 

領隊雪怪猙獰著一張臉往下看,大手像是揪著一個布娃娃一樣,把少年的後領拎了起來,四目相對。 

少年尷尬的笑了一下,揮手打招呼。「喔……嗨!我們能不能商量一下,我不進去,你…… 

大雪怪對他吼了一聲,哪管手上的人類在說些什麼,再低吼了幾聲,甩起在牠手上發出驚叫聲的少年,往前頭的遠方丟了過去。 

一邊看著丟遠的人影變成天邊的一顆星星,雪怪甩了甩手,卻發現爪子上還有塊不小的破布,似乎是被他扯下來的褐色布料。牠歪頭看了一會,抓了抓頭。

 

「啊啊--」 

少年飛摔了出去,在雪地上打了好幾個滾,等到他吃疼得叫出來,從雪地上爬起來時,雪怪們已經從他的視線消失,就像從來也沒有出現。他頭冒金星的爬起來,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 

摸了摸脖子,雖然不冷,卻有被風吹、空盪盪的感覺。少年不怕冷,雖然他赤足和穿著單簿的衣服,但他卻沒有寒冷的感覺。或該說他就是寒冷,有他在的地方都是一片雪地,尤如他的髮色。 

雖然不怕冷,但原本都會有衣物蓋住的後頸卻空空的,讓他覺得很奇怪。這一向後摸,少年倒抽了一口氣,著急的向後看去。「該死的……我的衣服?」 

那件從他有記憶以來,就始終穿在他身上的的褐色麻質帽兜,帽子的部份居然被狠狠扯掉了,被扯掉的地方不平整,讓他的衣服看起來狼狽極了。的確,他身上的衣服從來沒換過,這一穿就是兩百多年,早就脆弱不堪了,這下被扯壞了,讓他覺得好像身上少了一個好重要的部份。 

少年很少懊悔,但此時他露出懊惱的表情。 

是呀!他後悔,他不該為了一時好玩,打算偷闖進聖誕老人的城堡。他是想偷闖進去,但沒有一次打得贏雪怪,但直到今日,他還沒因為打輸雪怪身上的物品被用壞過。 

他就只是想看看那個溫暖漂亮的世界,但沒有通路根本進不了北佬的領地,不知道那個世界是不是比他想像的還要漂亮。 

他又低頭看看自己的右手,這麼一看,倏地,他再次深吸一口氣。 

「我的手杖?」 

該死的,他從來不離身的木杖不知道在剛才甩到哪裡去了,雪怪真的把他拋得很遠,要而且他真的想不起來也是什麼時候鬆手的,要在風雪裡找到被埋起來的東西可不容易。 

少年揉了揉自己發紅的鼻尖,低頭尋找木杖。 

他是傑克凍人(Jack Fros),人類認為他是寒霜,只是一種天氣氣象,他不像聖誕老人、復活節兔子,或是一些認為真正存在的精靈一樣,因為不相信,所以沒有任何人看得見他。 

傑克其實認了,他走在人類的村莊裡,除了製造雪花和風雪讓人感受到他的存在以外,沒有什麼太大的樂趣。就算是這樣,玩性一樣在他的小小腦袋裡。 

有時他會坐在樹叢的最頂端,看著遠方的人類村莊,燈火好美,彷彿也能帶給他溫暖一樣。 

他不怕冷,他的身體很寒冰,沒有體溫。只要他想,他呼出的一口氣能成為冷風、木杖接觸的地面可以出現漂亮的雪花,寒風可以成為他飛行的助手。 

他赤著腳輕巧的站在雪地上,在地上似乎露出木紋的地方蹲了下來,用手挖掘,才發現只是一個普通的樹枝。 



「喔……」傑克嘆了一口氣,將手上的樹枝丟到一旁,腳邊的雪地突然越來越灰暗,讓他抬起頭。 


他呼了一口氣,原本是圓滾的月亮角邊出現陰影,就像被人偷吃一口一樣。他對月亮的心情微妙,每次抬頭看著月亮,他都會想,為什麼月亮只告訴他他叫什麼名字, 卻再也不告訴他任何訊息呢? 

月亮一口一口被吃掉了,他圈在自己的指尖看,嘴角帶笑。好像這樣他的不滿都被吃掉了,這遠比完全沒有月亮的夜晚還要有趣。 

才過了一會,原本又圓又大的月亮完全被黑色的影子蓋住,傑克發出哈哈的笑聲,把手放了下來。 

他坐在地上,看著沒有月亮,但星星依然美麗的星空。滿天的星星就像被照射的雪花一樣耀眼,他喜歡抬起頭數星星,這是他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 

數著數著,對頭突然有一種溫暖的微風吹到他的耳後,那和他平常可以吹起的寒風不同,而是像風雪退去,春天來臨的熱空氣。 

「這是你的嗎?」有個聲音從他的耳後傳出,離他非常非常近,傑克吃驚的回頭,看到的是一張像女人一樣漂亮,十分溫柔好脾氣的成熟臉龐。若不是發出的聲音是男人的聲音,乏看之下不會認為對方是男性。 

男人有著一頭銀灰色的長髮,又軟又長,一邊紮到耳後,把自己打理的十分整齊。一張好脾氣的臉孔雖然陰柔,眉宇間又露出陽剛的氣味,讓立體有型的五官有中性美的味道。 

身上的衣物很簡便,是米白色主體、十分俐落的簡單西裝。男人將身上一樣是米白色的大衣卸了下來,套在少年身上,還把手裡的木杖交到少年手裡。 

「喔……謝謝。」傑克看著失而復得的木杖滿心愉悅,而他看著身上的大衣和面前的男人感到複雜,失笑了幾聲。「我不怕冷。」 

「我知道。」 

男人依舊是那種溫熙的笑容,伸手摸了摸傑克軟軟的短髮。「親愛的小嚴霜,你最近還安好?」 

看著面前的男人,傑克真的滿心複雜,因為有可以說話的對象很開心,另一方面是在對方面前,他簡直就像孩子一樣(雖然他現在就像一般的少年……)。

 

他不是第一次見過這個男人,第一次見到對方,是在二十多年前。 



>>繼續閲讀・・・
01:53 刊物資訊 | 留言:(0) | 引用:(0)
 | 主頁 |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