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1-

老鷹們的小雞(試閱)

2011/06/03


連載持續中,請看甜心樂園


老王出品必屬溫馨囉!屬性預告是3p雙性生子……真的不喜歡的快點馬修他QQ,可是如果你願意慢慢把他吃完,我想你會有不一樣的新感受的。

如果能讓挑食的你喜歡,我就很高興囉W



----------------------------------




 

男人發現不對勁是在自己衝去浴室乾嘔的時候,他有一陣子的頭暈目眩,張開雙眼時只看得到自己在鏡子裡略嫌慘白難看的表情。

他被說是黃蠟的膚色染上了男人們自傲的白人膚色,也許被看到了會被稱讚好不容易好看一點了吧?帶有點嘲笑的口吻。

噁心的感覺是從腹部開始蘊釀起的,從前幾天開始就感受到的不適症狀。

只是他不曾跟任何人提起過。

他的深黑色眼瞳有些憂鬱,那些憂鬱來自於他身體太多的不舒服,與其說是疼痛不如說是讓人無力的疲憊感,從血液傳達到指尖,從他觸碰到鏡面瞬間,漫延到全身各處。

一時間之間他連張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明明完全嘔不出東西了,胃部像剩下胃酸一般,卻讓他忍不住乾嘔。

他的身體不舒服,他自己知道。


就算是如此,他也是必需挺起身體,若無其事的迎接主人們的到來。

 

不過在那之前,他可以小小的休息一會嗎?


可以嗎?

 

 

 
亞岱爾是一名伴讀,他比少爺們還要大上十歲,在當時是最接近少爺年齡的幼年僕人,所以有一段時間,他服侍了少爺們的生活,直到了少爺快要十歲的時候。

那年他二十歲,從來沒有讀過書的他卻是他們的伴讀,看著那兩個天真的孩子被填鴨式的塞入許多菁英知識,他也不知不覺吸收到很多知識,但因為他的人格與個性已經穩定了,並沒有被影響到種族歧視的觀點問題。

這世界的人類或多或少都流有猛獸的血液,天空種、陸地種、水生種類,血統越單薄越容易受到歧視,稱之為純人。

他的種族在高濃度純種中地位只比純人高一些,他是陰人,因為曾經將近滅絕,陰人演化出一種特殊的身體構造--男性與女性都能夠生育,男性的陰人一輩子會有一次的身體變化期,這原來是為了讓同種繁衍的自行演化,但不少高濃度純種的宗家把陰人當作生育的工具,因為男女都有用處。

他還記得那天他為少爺們擦了擦髒汙的臉蛋,卻被小手揮開的情況。

低下的種族,別用髒我的臉。其中一個少爺說,並不是開玩笑的語氣。

另一個一句話也沒說,直接略過他走向房間的方向。

那一天是那年冬天最冷的一天,他呼了一大口氣,白白的霧在空氣中清晰可見。第二天他被換了下來,從此鮮少見過少爺們。

他是東方面孔,又是陰人,自小受到的歧視不少,那都是來自於一種自視甚高的種族心態,所以他並不在意。

他們家族的人在幾代以前就是盧斯堤卡勒斯家族的僕役,人數不少,在半封閉的大家族裡思想也變得封閉起來。

人與人之間的種族歧視變成根深蒂固,或是一些僕伇在心理不平衡下做出的反應。

這一些他都能理解,所以他也從來沒有抱怨過。

僕人就是僕人,主人就是主人,這就是他們的地位差別。

他們的主人還是天空種裡體型最大、個性最兇殘的矛隼,少爺們已經是整個北美洲北部地區僅存少數的矛隼純種,地位跟他們完全不一樣。

老鷹在天上,人類在地下,視野不一樣是正常的。
 
所以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對,他人的心態和他沒有關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格特質,雖然純種的態度高傲卻也沒做出什麼虐待僕役的事情,所以日子過的還算安穩。

在幾日前他被吩咐前往家庭醫生的府邸,這才是他疑惑的時刻,大家族有十幾個家庭醫生,他捏著吩咐的字條輕敲門扉,走往了門口標上J.A.的家庭醫生主治室。
 
J.A.是專門替東方血統僕役做體驗的紅狐中濃度種家醫,他有一頭棕紅色的短髮,年約三十五六歲,他並不陌生,每一年一次的健康檢查總會碰的上面。
 
他原本以為是身體檢查的時間,但他進入J.A.的主診室後才發現與平時不太一樣。

「喔!是第四號嗎?」J.A.咬著自捲的箊草,頭也不回的抬頭。

他低頭看了一下小張紙條,的確有個數字號碼,剛看到的時候還不知道是在寫什麼,原來是順序嗎?「是的,醫生有什麼事嗎?」

「不知道嗎?上級也不說清楚一些,啊啊……」低頭將箊草捏熄,J.A.對一旁的女護士招了招手,理所當然的享受輕柔的按摩。「每個都不知道來是為了什麼,這麼保密嗎?」

亞岱爾是個很安靜的僕役,他只是輕輕點了點頭。

「上面要找未生育的男性陰人做健康檢查,去淋浴換個病袍。」

他愣了一會,整個盧斯堤卡勒斯家族裡的男性陰人人數不少,包含他有十幾個,完全是一個中型家族的數量。

「是例行的健康檢查嗎?」

「大概吧。」J.A.擺了擺手,「你先沐浴完再談吧!亞岱爾。對了,記得洗的乾淨一點,由其是下半身。」

雖然帶有一些疑惑,他還是在短時間將自己清理乾淨,等他出來的時候,女護士已經退了下去,整間大大的看診間只剩下他和家庭醫生。

「東方民族比較害羞吧?我請女性退下了,你可以把病袍脫下來了。」

「脫下來是嗎?」他身上只有一件可以蓋住大腿的深藍色病袍,之前的健康檢查從來沒有要求他們脫衣服的測驗,但如果是要求,他會照辦。

「對,因為今天是觸診。」對方拍了拍病床,「躺上來。」

「我可以請問一下觸診的目地嗎?」他果然還是有些疑問,一邊將身上的衣服卸了下來,神情自若的躺上病床。

「沒什麼,詳情我不知道,但上級在找未生育的男陰人,你……二十八歲了,年齡這麼大還沒有熟成?」

醫生的手停在他生殖器與後門中間的器官,讓他突然戰顫了起來,女性特有的生殖器官在男性陰人生育前是存在的,生產過後假性子宮會崩落,生殖器官也會癒合起來。

有些人說男性的陰人是神蹟,他們的身體構造很神秘。

「是的,我也覺得自己很晚熟。」

雖說男性陰人可以生育,但成熟期過後假性子宮也會自動崩離,大部份的男性陰人在十八歲到二十五歲間會熟成,這段期間可以自己選擇為族人產下下一代,或是放棄生育。

像亞岱爾這樣晚熟又尚未娶妻生子的陰人很少,他已經二十八歲了,卻沒有婚姻對象。

但讓J.A.驚訝的不只這些,不少男性陰人在假性子宮熟成前也喜歡用女性生殖器親熱,一個身體可以體會到各樣的性刺激何樂而不為,在癒合起來前即時行樂的想法是很正常的。

但是亞岱爾的女性生殖器就像十五六歲的處女一樣完整,完全是沒有使用過的情況,依醫學的角度來看他能稱讚,是很漂亮的陰部。

「不使用看看嗎?體驗大部份男性一生都沒辦法享受的快感?」身為醫生,他覺得享受性愛是很正常的。

「再看看吧。」亞岱爾苦笑,他是長相很平庸的東方面孔,平常也不會去考慮這方面的事情,原本也沒打算使用這個多出來的生殖器官。

男性陰人在熟成後就跟一般男性沒兩樣,他倒是喜歡並且等待那個時刻。

「觸診結束了,等一下再做一些全身檢查還有抽血檢查。」J.A.拉下橡膠手套,低頭寫著觸診報告。

亞岱爾起了身,所以他沒有注意到J.A.回頭看他的眼神,以及把他的報告放在最上面的舉動。

當然,如果那時他知道了,也大概不會聯想到,這事關他未來的生活,一個很大很大的變因。

之後想想真是玩味。

 


 
今日,他踏進了他從來沒進去過的家族大會議室,不免覺得有些緊張。
 
帶領他進入會議室的是大老爺的專屬僕役莫比迪先生,他是熊鷹的中濃度種,也許是待在老爺身邊已久,年邁的他有著經驗磨出來的精明幹練,是他很尊敬的一名執事。
 
莫比迪先生為他指引了方向,為他拉開了會議室的大門,除了家族成員外還不曾聽過幾個僕役被召喚至此,他的確有些不安。


會議室裡一個人都沒有,除了帶領他的莫比迪先生外,安靜的只聽的到他們走動時發出的腳步聲。


莫比迪先生指了個位置,示意他坐下等待,他卻搖了搖頭。身為僕役的他已經習慣久站,反而不習慣坐下了。


他沒注意到莫比迪先生上下打量他的眼神,溫和幹練的老管家點了點頭,目光看過他比挺的站姿,慈詳嚴謹的臉微微叩首,似乎在打量什麼。

站了許久,門口發出了騷動的聲音,他如同平時一樣不動聲色,只是用眼角看了一下進來的人是誰。

進來的有三個男人,讓他有些訝異。

一個他見過幾次,是老爺身邊的秘書,大約四十多歲的年齡,在老爺的身邊卻也待了十幾年了。

另外兩個是……

「帶我們來這裡做什麼?到底在賣什麼關子?」搔了搔自己灰中帶銀的中長髮,其中一個青少年這麼說著,

另一個長的幾乎一樣的青少年一句話也沒說,但是臉色也很難看。

「等會就會跟少爺們說清楚了,請入坐。」秘書為兩人拉了拉椅子,在做出動作時,他就上前一步為主人們拉開木椅。

莫比迪先生再次點了點頭,他這時才注意到莫比迪先生的微妙表情,也許是對他做為僕役的反應略有佳許?

「你好,你是……」秘書推了推自己的銀框眼鏡,隨手翻了翻手上的資料表,「亞岱爾.李?高濃度的陰人,二十八歲是嗎?」

「是的。」

「請你坐到少爺對面的座位。」在他發愣的同時,莫比迪先生已為他拉了座位。

「恕我直言,與少爺們平坐並不妥當。」他提出了拒絕。

「接下來要進行面議,讓少爺抬頭談話更不妥當。」莫比迪先生對他指引了座位,「請坐,不要讓少爺們等待。」

「是的,失禮了。」他內心有點疑惑,但也不便讓少爺們多等。

他一邊用餘光望向少爺們,已經許久未見的少爺們面容英俊挺拔,光采更加奪目,是宅第裡大部份僕役們的欣慰而驕傲吧?這樣的少爺們並沒有看他一眼,表情十分煩燥,冷靜與銳利應該是鷹隼的特性才是,不過少爺們還小,總有一天能成熟的。

「到底有什麼事?現在就說清楚吧。」一直都沒有開口的少爺-洛德輕輕叩打桌面,眼角的餘光在他身上打轉,只有那麼一會。

他也縮回了放在少爺們身上的視線,與主人們對視是不禮貌的,通常都會儘量避免。

莫比迪先生拉進門口的餐車,一邊領進了一名女性,穿著黑色的西裝裙套裝,手提著同色的公事包,看起來十分精明幹練的樣子。

「接下來的事情,是漢斯老爺與長老院傳達的命令,目前知情的人只有在場的人與盧斯堤卡勒斯長老院,算是還不能公開的秘密。」秘書推了推自己的眼鏡,「對少爺們會有些失禮,但這是長老院的抉擇,請少爺們見諒。」

「臭老頭找你來發言嗎?呿!一定不是什麼好事情。」相較之下比較毛燥的少爺-布萊恩發出了喃喃。

「少爺們,在你們面前的這位亞岱爾.李。」

秘書拍了拍他背後的木椅,「是你們未來的妻子。」


感到驚訝的絕對不只兩位少爺,這句話聽在亞岱爾耳中也讓他震驚不己,只是他比較內斂也比較冷靜,所以把自己錯鍔的表情收了起來,靜靜的思考發生了什麼事情。

相較之下少爺們發出的怒氣,他的任何反應都顯得微不足道。

「你再說一次?」布萊恩少爺重拍桌面,上下的打量他,看起來十分不屑的樣子。他也只是微微再看一下主人們的表情,那臉色並不好看。

「開什麼玩笑?」洛德少爺也打量過他,「妻子?長老院選了陰人?這種事情不是他們最不樂見的事情嗎?要保持種族純淨跟純血不是他們常常掛在嘴邊的?」

「與陰人交配可以產下可生育的男性純種,長老院需要這樣的後代。」純種的血統會蓋過陰人的汙血,還有男女均有的生育能力,這是目前純血缺乏的盧斯堤卡勒斯所需要的,秘書看著他們的少爺說著。「身為頂級純血的少爺們應該知道重要性吧?」

「東方的海東青家族?北方的盧斯堤卡勒斯分家?雖然純血並不多,但把腦筋動到陰人身上,連長老院都淪落了嗎?」

「你們面前的陰人是在盧斯堤卡勒斯家族工作以久的高濃度種族,也算是純血,身體方面的報告可以參閱我手上的檔案,如果你們有興趣的話。」秘長書拍了拍他的肩,他覺得自己就像躺在磅秤上待估的牛肉。

「沒興趣,要我們跟陰人交配?」布萊恩少爺上下掃看著他,「長老院覺得無所謂是一回事,但沒人能強迫我與我兄的弟做不喜歡的事情--從我們出生到現在,再到未來,都一樣。」

秘書長把玩著自已的銀框眼鏡,他隸屬於盧斯堤卡勒斯現任老爺,對於兩個年輕氣盛的少爺們沒有任何膽懼。「少爺們,允許我直言,這是老爺與盧斯堤卡勒斯長老院的『命令』。」

「你認為命令在我們身上有效用?」洛德少爺發出了冷笑,笑聲淺淡卻有種讓人發寒的感覺。

「是,確實如果少爺們不願意交配,等到陰人的發情期過後,長老院也沒有辦法。」但秘書長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能代表盧斯堤卡勒斯老爺發言,必有他的過人之處。「盧斯堤卡勒斯家需要能生育的男性純種,這份婚姻關係只會到陰人生產完畢,但是少爺們如果不願意的話,還會有更多男性陰人妻子在等待你們--」

秘書長從後摸著他的下巴,讓他有點無所適從。「如何?」

牛肉就是牛肉,沒人會問為什麼要宰牛,至少這群人不會這麼想。

亞岱爾一句話也沒說,他大概了解情況,健康檢查、莫比迪先生的打量,以及現在發生的事。他大概是被選為盧斯堤卡勒斯家的生育工具,但抱怨不是僕人該做的事,他現在開口或出言都是一種沒有必要的事情--因為不會讓情況有所好轉。

「盧斯堤卡勒斯家族對少爺們要求並不多,只要能生育的子嗣,之後你們要跟哪一分家的純血小姐們結婚都是你們的選擇。」

「不管哪個選擇都是種馬的命吧!真他媽狗屎。」比較沉不住氣的布萊恩少爺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只是高級種馬與低級種馬的差別吧?」洛德少爺目光掃到他的身上,那並不是什麼友善的眼神,「你,過來。」

「是。」雖然有些遲疑,他還是繞過了長桌,走到洛德少爺的旁邊。

「要讓我抬頭看你嗎?」

「對不起,失禮了。」他半膝蹲了下來,在還來不及抬頭的時候,對方厚實的大手掐住了他的雙頰,力道大到似乎要將他的下顎拆下來了。

他發出了吃痛的聲音,很小很小。

「你……看起來年齡很大?年齡這麼大卻還沒有成熟的陰人,你確定不是說謊嗎?」洛德少爺的眼神十分銳利,就像高空在天上盤旋的鷹。

「是的,沒有說……謊。」雖然很疼痛,他還是很鎮定的回答。

「妻子?不,連成為我們生產工具的資格都沒有,這種自覺你有嗎?」

「是的。」

他也只能這樣回答。


--------------------------------------

「這是要用到你身上的?」他順手把遺留在他床上的潤滑劑瓶掃到了地上。

「……應該是的。」亞岱爾不會知道他的少爺為什麼這麼不開心,就像吞下一枚

炸彈一樣。

他並不知道盒子裡裝的是什麼,但看到的時候也不太訝異,只認為這也許是莫比

迪先生的一些小心意,希望少爺們在性愛中能夠更加舒適。

「我為什麼必需要使用這些東西?照著你們的規矩走。」布萊恩咬牙切齒,「我

為什麼必要幫你潤滑、擴張……」

亞岱爾愣了一會,低下頭,似乎在思考什麼。

布萊恩也知道自己矛盾極了,他本來就是很容易被人訕動的人,就像有些事是他

自己自找的,他也不會問題反推到自己身上。

他只是覺得很不舒服,交配這種事早晚都要做,所以他提前想讓自己習慣,卻又

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又反感。如果不是為了交配、為了子嗣,他怎麼會要跟一

個陰人……

「我想,你也許可以不要這麼做。」亞岱爾摸了摸下顎,一雙漆黑的眼眸望向了

他的少爺。

「啊?」沒想對方這麼說,這下換布萊恩發愣。

「少爺,我知道你們可能不喜歡聽到我的發言,或是我的聲音,但是允許我做出

一些建議。」亞岱爾看著少爺的眼睛,目光非常的誠懇。「可以考慮用人工受孕

這個方法。」

「這方法還要你說。」布萊恩抓了抓頭,口氣非常不好。「然後呢?」

「如果少爺們不願意,我認為這個方法是最好的。」亞岱爾其實很少發言,或是

表達自己的想法,但是這次,他開口了。「強迫少爺們做不喜歡的事不是管家樂

見的事,但可以換個方法。」

他看著那隻雞的眼睛,平常很少能對視這麼久,但雞就是看著他,很堅定。

「人工受孕、你懷孕、走人?」他想了一會,他們最無法接受的就是跟陰人交配

這個行為,當初他的確有跟洛德討論過人工受孕這個問題,但洛德說要再看看,

而且這隻雞一直以來都沒有熟成……「重點,我們不需要碰你?」

「是的。」

亞岱爾看著他的少爺坐到了床邊,似乎在思考著,於是下了床,開始收拾地板下

的物品。

他知道只是需要給他的少爺一點時間,聰明的孩子們是會想通的。

過了一會,布萊恩湖綠色的眼眸看了回來。「這個方法,也許可行。」

-------------------------------


「……書櫃左邊第二層有包東西,你拿過來。」已經坐到床邊的洛德開口,語氣

一般冷漠。

「好的,左邊第二層嗎?請稍等一會。」亞岱爾看了一下距離自己不遠的柚木書

櫃,蹲了下來,拉開了第二層。

然後他愣了一下,看著那有著熟悉外型的的紙袋。

那個原本少爺叫他不準碰觸的私人用品紙袋。

「請問少爺,是上午您吩咐過的私人物品嗎?」為了擔心拿錯東西,亞岱爾回頭

問著。

「那裡還有別的物品嗎?」洛德挑了挑眉。

「是的,沒有。」看清楚內頭後亞岱爾據實以報,一邊拿起了那有些重量的紙袋

。「少爺,已經為你拿來了。」

洛德只是手抱著胸,沒有接過紙袋的意思。

他說,「打開來。」

亞岱爾沒有遲疑,在他聽到指令後就將手中的紙袋打了開來,隨之揉了揉雙眼。

袋子裡的物品他不陌生,甚至有些熟悉。裡頭是兩種尺寸比較小型的情趣玩具,

還有一罐潤滑劑以及保險套。而那些種類他訝異的發現他幾乎都看過,似乎就是

從他放在布萊恩少爺房間內的盒子裡的幾樣物品。

亞岱爾是靜默的,他只是看了一會又將紙袋關了起來,眼神有些疑惑。「少爺是

要找尋過夜的對象嗎?」

洛德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面無表情。

「好的,那……少爺想要什麼樣的條件,我會想辦法找來。」他摸著下顎在思考

即刻露出一臉怪異,洛德皺緊了眉頭。「你是在裝傻嗎?」

「呃?」

亞岱爾不解的看著他的少爺,那一眼幾乎讓對方更加的不耐煩。

「你,過來。」他對那像呆頭鵝的對方勾了勾手指,並且拍了拍自己的床舖。「

不要再給我裝迷糊。」


------------------------------------


慮家兄弟與他們的嬌妻,八月上市(最後一句是怎麼回事(?)
我會加油的請大家多多指教>3</


00:33 刊物資訊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