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6-

CWT40新刊 815-老鷹們的小雞系列番外 yesterday once more(昨日重現)布萊恩篇之二(完)

2015/07/22
布萊恩回神的時候,他是待在老家的房間裡,該死,因為他亂想,又失去重溫舊夢的機會了,不對……他剛剛在幹什麼?他怎麼想不起來……

「這……少爺,我希望你們再考慮一下。」

「……我不知道布萊恩是不是在瞎起鬨,但是我是認真的。」

布萊恩一臉疑惑,這聲音他有點熟悉,介於成熟與稚氣之間,布萊恩抬起頭的時候,看到他自己的側臉……不,那是洛德,對方一臉不爽的看著他,正在長高前的青春期,不成熟的樣子其實有點可笑。

他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青稚又細緻,是屬於少年的手。

「但……這樣不太好,你們應該找喜歡的人去體驗這件事情,其實這並不急。」他看到另一說話的人,對方在他的身高看來算是很高了,潔白的條紋襯衫和西裝褲以及質感細緻的黑色吊帶,雖然只看到背影,但對方衣物搭配的恰到好處。

「我們……我喜歡的就是你。」洛德恨恨的盯了他一眼,不善的眼神讓布萊恩不是很爽。

「少爺,你們才十六歲……以後你們看到的視野會更多,會有更好的女孩子,而我沒有經驗,我沒辦法教你們。」

「你沒有經驗……那不是很好嗎?」洛德靠近對方,「我聽膩你說我會找到更好的,我不需要更好的,我只需要你。」

「洛德少爺……但我比你們大很多,我……」

「我不在意年齡,我也不在乎身份,你只是不願意吧?」年輕的洛德少了年歲的磨練,正直青春叛逆期,說話語氣火爆許多,「不要就拒絕我,很困難嗎?」

對方的沉默,讓洛德更加生氣,他的肩撞在布萊恩身上,頭也不回的離開房間,「真是夠了。」

「哇喔……你午餐吃了炸藥嗎?」布萊恩不以為意,雖然他感覺的出來洛德也在針對他,但重點還是在前面的人身上。「真是幼稚。」

他一雙湖綠的雙眸停在對方身上,看著對方拿著抹布回頭,表情一臉有口難言,但對方看到他還是彎起嘴角,那無法不叫心動。

「我好像錯過了討論,剛剛……在吵什麼?」一臉不好意思,布萊恩撫了撫胸口,耳朵能聽到它在跳動。

「我們在討論……」對方苦笑,「討論你們想要的性經驗,而我應該不適合參與。」

其實布萊恩大概聽出來他們的談話內容了,但看側過身的人有些臉紅的苦笑,尷尬的表情真的很青澀,他的視線在男人輕瘦的腰際上排徊,吊帶與上半身間的空隙帶有一絲性感的感覺。

「為什麼不適合參與?我是說……你可以參與,我覺得很好。」布萊恩抹了抹嘴角的口水,「亞岱爾,你穿這樣真好看。」

布萊恩覺得自己為愛盲目,有了愛情,他看對方就像一幅畫一樣,亞岱爾的年紀看起來很輕,比他印象中的還年輕……說年輕好像不適合,因為他自己也沒大到哪去。

「謝謝你的稱讚。」亞岱爾對他露出笑容,手裡沒有閒下來,「你們才剛滿十六……對我來說,你們真的太小了,還不需要了解到這麼多。」

「太小?哪裡……」看著亞岱爾苦惱的側臉,布萊恩意識到自己不要說些黃色笑話比較好,「亞岱爾,我們之間差了十年,這永遠都是十年,想想看你30歲時,我們20歲,你會不會覺得我們……我很小?或是覺得自己年紀大了?親愛的,這是永遠的差距。」

「我想你說的是……」雙眼打量著布萊恩,亞岱爾表情有點訝異,「少爺,你今天說話好成熟。」

「是嗎?」布萊恩輕咳幾聲,「大概是我很冷靜吧?」

照理來說他們應該會倒過來,是他暴躁才是,現在他和洛德卻反了過來,這可新鮮了。

亞岱爾只是看了他笑了笑,一邊把要收進他衣櫃裡的衣物折起來,大有把話題結束的意思,布萊恩可不讓。

「亞岱爾……我想和你做。」他從後頭摟住亞岱爾的腰,感受到對方驚訝的掉落衣物。

「怎麼這麼突然……?」他想如果正好在喝水,亞岱爾大概一口噴出了,還好對方依舊這麼典雅。

「我真的很喜歡你,第一次跟你發生的話一定很美好……」說起來他應該算是第一次吧?布萊恩總覺得自己經驗很豐富了,他抱著亞岱爾的後背,正還在發育的時候,他大概只到亞岱爾肩膀的高度,鼻息都能嗅到他淡淡的古龍水香味。

「我覺得這樣不妥當……」他看不清楚亞岱爾的表情,但對方語氣很困擾。

「為什麼?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為什麼不妥當?」

「我想少爺們應該找個對等的純種小姐,或是你們喜歡的異性。」亞岱爾語氣還是很柔軟,就像是在苦勸他一樣,「把經驗保留到結婚的時候,也是很好的事。」

「喔……天呀……我都過了法定可性交年齡了,我在同齡算晚熟的了。」布萊恩靠在亞岱爾的背後,他可不想嚇亞岱爾,但他的朋友們有些可是六七年級就有性經驗了,要忍到結婚?不可能。「我就是喜歡你……亞岱爾,你怎麼忍心看著我去跟別人上床,但想著你?」

那種畫面其實很鮮明,抽插著、喘息著、叫喚著,想像是更加美好的催情劑,但也空虛。

那對彼此都是一種抱歉。

「你不知道我多討厭這樣……」不知道為什麼,布萊恩心裡出現一些陰影,喜歡做愛的感覺,要他戒掉性愛不可能,但是對象不是亞岱爾他就力不從心,那是一種背叛的感覺。

「我很抱歉……」

「你和我在一起,就不抱歉。」

「不過……我還有一件事需要告知……」亞岱爾的語氣很為難,但聽的出來他態度已經軟化許多,布萊恩知道只差臨門一腳。

「什麼事?」

「我是還沒有熟成的陰人,所以我的身體……有多一個器官。」

布萊恩笑了出來,他看到亞岱爾的耳尖發紅,真是可愛透了。

「我知道。」

「嗯?」

他輕聲在發紅的耳邊道:「我就是想進出那裡……」


布萊恩發現自己真的很認真,他說盡了好話把亞岱爾騙上床,熟練的讓亞岱爾招架不住。

「請慢一些……少爺,我覺得很奇怪……」亞岱爾躺在床上,有些無所適從,他沒想過會跟少爺發生關係,也沒想過自己和別人發生……更沒有想過他是被當成『女性』的角色。被脫下內褲的時候,他整個人很羞赧。

手指探入他未被伸入的女性器具,讓他震了一下。「那裡……不太好。」

「我覺得他狀況很好。」布萊恩感動啊!這麼生嫩的反應只有他看到了,這和他有印象的反應完全不同,大概是亞岱爾的年紀也小上許多,對他更是沒有防備。

「是嗎?」亞岱爾迷迷糊糊的開口,布萊恩總覺得對方這樣的態度,比起他印象中還要軟了許多,亞岱爾從不拒絕他,但這樣軟嫩的感覺前所末見。

明明覺得相處已久,卻又有些惆悵。

那些稱之為『錯過』的惆悵感,用力奔跑也無法捥回,追不上時間。

「這邊和這裡……我都喜歡。」吻親親的刷過亞岱爾的嘴唇,手指在被軟化的孕育花瓣與後頭緊致的小孔來回,布萊恩知道對方根本拒絕不了軟化的語氣,他越摸就越大膽。

亞岱爾根本就說不出話,臣服成為他血液裡的一部份,拒絕似乎是他做不到的事情,布萊恩將自己的尖挺緩緩探入屬於他的地方,十分的緊繃,他感覺到亞岱爾皺起眉頭,甚至有些吃疼。

那種感覺……其實很有滿足感,但他說好會溫柔,一進一出都十分緩慢。

「會痛嗎?」

「還……還可以……抱歉……」

看到亞岱爾一雙充滿水光的眼眸,他輕輕吻上,沒有停下自己的律動。

「不要說抱歉,是我該謝謝你。」

他真的感謝上天給他一個寶貝,即使那不光屬於他。



布萊恩後來清醒時,發現自己正坐在咖啡廳裡,坐在他面前的亞裔女性皺著眉頭看著他,他記得是亞岱爾的表妹,靜看其實滿漂亮的。

「你還好嗎?」

「我很好。」布萊恩輕咳,他看著手上的文件,上頭寫上了陰人僕役關係的終止條約,而他已經簽了一半的名字,想也沒想,他把筆跡繼續完成。

劉芷穎冷冷的看了他幾眼,直直看著他簽到最尾,眼神裡有些疑惑。「你真的願意?」

「為什麼不願意?」雖然不理解對方敵意怎麼這麼深,但布萊恩知道這個合約書對他們雙方都沒有害處,陰人正式在他們家獨立,不再成為附屬。

「那就好,合約書一式兩份,一份就留給你了。」劉芷穎站了起來,把合約書放隻公事包裡,「希望你……說話算話。」

「需要派人接你嗎?」

「不用了,我丈夫會來接我。」

「丈夫?喔……那位柳先生嗎?」

她眼神一直很古怪,看著布萊恩的臉許久才開口,「不,他姓林。」

林?布萊恩想著自己記憶有這麼差嗎?怎麼會連多次有交流的企業夥伴姓什麼都忘了?但他又不想再熱臉貼冷屁股,劉芷穎對他充滿敵意,他完全感受到了。

「我沒想到你放棄的快,大概是因為……算了,這樣也好。」突然聽到低語的聲音,布萊恩原本正低頭在看文件,抬頭看了看劉芷穎。

「你在說什麼?放棄什麼?放棄陰人家族?不,你們陰人家族一樣可以留下來工作,怎麼了嗎?」

「除了陰人家族的切割,還有最後一頁,你沒有看嗎?」劉芷穎握住她手上的合約,有點緊張,「就算你沒有看也不能反悔,以後請你們兄弟不要接近我丈夫,我已經懷孕了,他失去的生命已經補回來了。」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完全聽不懂?」

布萊恩一頭霧水,他翻到最後一頁,上頭寫的東西讓他瞪大了眼,禁止他們兄弟和亞岱爾‧林接觸,為什麼?

「拜託你們放過我先生吧……你們的孩子已經流產了,之前的合約早就不算數了,總之,你已經簽了新合約,以後再來糾纏我的丈夫,我會打電話報警。」

「流產?」布萊恩一臉好氣又好笑,怎麼可能,亞岱爾他為他們生了一對……一對……他想不起來,腦袋閃過幾個充滿血漬的畫面,鮮血從大腿根慢慢滑落,血腥味充滿他的鼻腔。

不可能……不可能。

「我先走了。」劉芷穎也是一臉害怕,她身後有保鑣,但不保障面前的二少爺會不會翻臉不認人,她低頭看了一下手機,像是鬆了一口氣。

看著劉芷穎走向外頭的舉動,布萊恩順著視線,看到外頭的玻璃窗有個人影,一邊接著電話,一邊和劉芷穎揮揮手。

他站了起來,看著他的亞岱爾摟過劉芷穎的腰,兩人面對面親吻,亞岱爾還親親她的額頭,然後發現他的視線,只是默默的和他點頭,表情僅止如對賓客般有禮。

「不……不會是這樣的。」看著亞岱爾扶著劉芷穎走遠,布萊恩都要發瘋了,他朝著門口跑了過去,「亞岱爾……亞岱爾……」

如果他們再也不屬於彼此,會是什麼樣子?布萊恩不敢去想,因為這一切都像是真實。

布萊恩打開店門的瞬間,四周溫柔發亮,他打量著門後的環境,是他的寢室……他走進自己的房間,一臉疑惑。

「亞岱爾……亞岱爾……」走出房間,布萊恩的心簡直被不安籠罩,偌大的房子彷佛只有他一個人,他著急的在屋子裡走動,打開所有的房間,但只聽得到自己的回音。

客廳裡有個高大的聖誕樹,他看了一下日期,2011年12月24日,他自嘲著難不成要自己過聖誕節了嗎?家裡什麼人都沒有,孤獨的感覺讓他心碎。

「不要放我一個人……」他腦袋有些畫面,獨自一個人過佳節、找了小姐一起過夜、一個人走在大街上呼出白霧……暖爐裡的火苗滋滋作響,他卻暖和不起來。

他受夠了這一切,最害怕被丟下的,分明就是他。胸口空盪盪的感覺讓他失落,他不想成為一個人。

「少爺?」門口發出了開鎖的聲響,布萊恩眼睛帶著水光抬起頭,對上亞岱爾探進頭的笑容,那些憂鬱才完全被化開。

「亞岱爾!」布萊恩從沙發上彈起,衝到了門口,一把抱住了他尋找很久的人。「你去哪裡了……我好擔心。」

「嘶……」發出吃痛的聲音,在他懷中的亞岱爾很瘦弱,「我去醫院看奧瑪和英格蘭姆,還有買了一些食材。」

「醫院?為什麼?他們怎麼了?」布萊恩緊張的要死,他腦袋都是亞岱爾流產的畫面,不……

「他們剛出生,我需要過去看一下才會安心。」亞岱爾聽起來有點難受,「少爺……不好意思,我剖腹的傷口有點……」

「喔喔喔喔!」緊張的讓亞岱爾離他有些距離,布萊恩上下打量著對方,「剛出生?喔……對的……我剛剛做了一個夢,夢到你流產了,而且還跟別人結婚……我沒辦法接受。」

布萊恩就像心碎了一樣,英挺的臉充滿悲傷,「還好那只是夢。」

拍了拍布萊恩的肩膀,亞岱爾表情也有些複雜,「他們很健康,沒事的。」

「不要離開我,亞岱爾,我愛你……」

「我在這裡。」忍著疼痛,亞岱爾對布萊恩笑了笑,「我買了一些明天聖誕餐點的材料,少爺想要吃什麼?我儘量幫您準備。」

「我只要你在就好,吃什麼都可以……」

「好的,我先去醃肉。」亞岱爾提著袋子的樣子讓布萊恩覺得自己真的很粗心,他拍打自己的頭,一邊幫對方把袋子拿起來。

「我幫你,你不要提重的東西,我來就好。」

「謝謝你,少爺。」笑了出來,亞岱爾雖然不好意思,但沒有拒絕他的貼心舉動。「請問……少爺真的不打算回去過節嗎?難得可以跟夫人一起度過家庭旅行,我想少爺可以把握時機。」

「你說什麼?」拎著袋子,布萊恩聽到這四個字有點愣住了,傻傻的看著亞岱爾,「家族旅行?」

「是的,難得可以和夫人一起出遊,希望少爺不要錯過了……」亞岱爾小心的選擇他的用語,「我可以好好照顧自己和孩子們,請少爺不用擔心。」

布萊恩聽到了出遊,再看看日期,他腦袋就像爆炸了一樣,「今天十二月二十四日?」

「是的?」

他幾乎是立刻放下手裡的東西,著著急急的回房間找手機,如果今天是十二月二十四日,那代表……他們都還活著。

「快點接電話……快點接電話……」布萊恩著著急急的在房間裡剁步,「該死……洛德!」

沒有讓他絕望的是,像是聽到他的希冀一樣,電話的另一端接通了。

『怎麼了?』另一端多了一些冷漠。

「洛德!我他媽不希望我們再冷戰了,你聽我說,明天的旅行快點取消。」他緊張的開口。

『你在說什麼?不要任性了,媽已經期待很久,你不願意來為什麼要剝奪他的權利?』

「我沒有……說了你也不會相信我,聽著,我知道明天會發生意外,所以拜託、拜託……不要去澳洲。」布萊恩坐在床上,心急如焚,但一切都來的及。

『我不想跟你談……』

『你們幹嘛吵架了呢?我來聽。』老雷利接過了電話,『嘿!小布魯,你要跟我們一起家庭旅行嗎?想通啦?』

「不!」他失控,「爸,我求你們不要上飛機……明天會發生……」

很多名詞他說不出口,就像是有人抓住他的咽喉,「以後再出去好嗎?拜託你們不要登機,求你……我愛你們,我不想失去你們,我真的很愛你們……」

很多話他說不出口,對親人的愛,對親人的關懷,正因為理所當然……他以前說不出口,他喜歡老雷利對他們無時無刻的關懷,喜歡母親笑的像少女一樣,看著他們就像見到初戀情人,其實他多希望不要失去他們。

布萊恩的淚水都在眼框裡,只等著滑落。

『嘿!小布魯……你在說什麼呢?』

轉眼間,他似乎看到對方坐在旁邊,對他笑了一下,「你不是正和我們一起搭機?」


「呼!」布萊恩睜開了雙眼,喘氣不止,耳邊似乎還能聽到飛機墮落的聲音,機體在空中爆炸,他只能見到火焰,他坐了起來,發現自己還赤祼著身體坐在床上,心臟狂跳。

他過了好一陣子才拍打自己的臉,他很不喜歡夢中夢,會讓他睡不好……

「你還好吧?」似乎聽到他的聲音,洛德手上正泡了一杯咖啡從門口探頭,「需要嗎?」

「你……可以打我一巴掌嗎?」

「你在說什麼呀?」但洛德沒有拒絕他的要求,一掌打的極響。

「哇喔……我一定和你有仇……」這巴掌打的他臉都腫了,布萊恩不客氣的接過那杯咖啡,「終於醒了……我可不希望這還是夢。」

「做了惡夢?你可是我們今天睡得最好的。」因為還沒搬回去本家裡,洛德一臉疲倦,「該請保姆了,日子不能再這樣過。」

「喔……也是。」

「你是夢到什麼?」洛德是過來人,他平常是不會跟別人提起這個話題,但畢竟是他的兄弟,很多話題他願意開口。

「喔……」雖然前面的夢境迷迷糊糊,但布萊恩有印象是跟亞岱爾的……那個就不提了,「我好像夢到亞岱爾流產了,還跟他那個表妹結婚。」

「那真是糟糕的夢境。」洛德皺了皺眉頭。

「可不是?我還夢見我回到那個聖誕夜,打電話叫你們不要登機。」布萊恩很落寞,「然後變成我也登機了,在空中……『碰』!」

看著布萊恩的側臉,洛德心裡也有個底,其實這麼多年來,布萊恩是承受最多的人,再開朗的人都可能會有憂鬱症,他都擔心對方得病了而不自知,往牛角鑽去。

「飛機已經起飛,到該到的地方。」洛德說,他們無力去改變,布萊恩難過他沒有打電話阻止這一切,他又何嘗不是只有自己下了飛機?有罪的話也只能是他。

「我知道,後悔沒有藥。」

布萊恩躺在床上,嘆了一口氣,「幸好你們都還在,孩子們也在。」

房間裡傳出孩子的哭聲,他聽得見亞岱爾在抱著孩子在安撫,生命不就是這樣一代又一代。

洛德笑了一下,「對,我們都在。」

那是一個惡夢被驅散的早晨。

 覺得有h被剪掉嗎?我們書裡見(揮手)<---我不是故意刪h的,是我卡h所以(?)
17:16 刊物資訊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